清秋

吴邪。/ 刘智扬。/ 许博远。
叶蓝。/ 吏青。
掉坑灵魂摆渡不可自拔。
无文力没坑品,兴致来了撸点小短文。

【点文/乔安/小安生贺】我陪着你

  @终末_雪鸮大队_欧几里得 

小乔小安兴欣正副队长设定√

lo主起名无能…… 

渣、短、ooc……

 

在苏沐橙方锐相继宣布退役后,乔一帆接过了兴欣队长一职。新赛季开始,兴欣的成绩不能说好,常规赛结束后兴欣以低于雷霆一分的成绩止步常规赛第九名。 

 
 

夏休期乔一帆难得的没回家,而是留在了兴欣,他一遍遍的看着常规赛里兴欣的比赛视频,除了上厕所以及睡觉就完全没离开过电脑。因为没定到票而暂时留在兴欣的安文逸看到乔一帆这样也很是无奈,他也试过劝说乔一帆别太勉强自己,可乔一帆不听他的。

 
 

 就在安文逸要走的前一天晚上,乔一帆敲响了他的门。

 
 

 “文逸哥……”乔一帆站在门口低着头,双手交叉着放在身前,小心翼翼的说出自己来的目的,“你能陪我说说话吗?”

 
 

 看着这样的乔一帆安文逸也只是微微叹了口气,他一把拉过乔一帆把人拽进了房间就关上了门。转身坐在床上才看向乔一帆,轻轻开头道:“有什么事吗?” 

 
 

乔一帆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依旧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指,过了好一会才小小声的说:“这个赛季……兴欣的成绩很差……”

 
 

安文逸没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乔一帆。乔一帆也没管安文逸的反应,继续说了下去:“前辈们都退役了,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只能按着自己的想法带领着兴欣去迎接挑战,可是结果并不理想……”

 
 

“老板娘说让我接任兴欣队长的时候我真的挺开心的,觉得自己终于得到大家的认可了。可是后来我才发现我真的不适合当这个队长,我什么都做不好……”

 
 

“大家虽然嘴上没说,但肯定也是不服气我这个队长的吧……”

 
 

安文逸感觉头有点疼,这个乔一帆,就是喜欢乱想。他伸手揉了揉太阳穴,起身向乔一帆走去,他站定在乔一帆面前,把手搭在人的肩上,轻声的说:“你做的很好。”

 
 

“不是谁一上来就可以做的特别好,都需要慢慢的成长。你也别想太多,时间还很长,我们一起加油。”

 
 

安文逸弯下腰双手绕过乔一帆颈脖把人抱在了自己怀里,他把嘴凑到乔一帆耳边说:“做的不好没关系,未来的路还很长,努力总会成功的。而且,我会一直陪着你的,一帆。”

 
 

听到安文逸安慰的话,乔一帆才露出个淡淡的笑容,他转头在安文逸侧脸吻了一下,微微笑着说:“好,我们一起加油。”

 
 

我们一起加油,就算没有前辈们,我们也可以带领着兴欣走向远方!兴欣的目标,从来都只有一个,冠军!

 
 

END

 

po主没病,只是脑洞填不上///

盗墓笔记撞上全职高手之那些冷到没人萌的cp

会有沙海里的小朋友出没x

#是粉不是黑#


#西湖组#

吴邪x叶修

这应该是盗墓x全职知名度最高的一个cp了,喜闻乐见十年梗不多说。


#眼疾组#

黑瞎子x王杰希

墨镜男遇上大小眼,“嘿兄弟,墨镜借你戴戴?”


#学霸组#

苏万x罗辑

王后雄忠实粉丝遇上数学天才,学霸的世界我们不懂。


#特殊体质组#

吴邪x张佳乐

开棺必起尸再加上幸运E,还是宅在家里做点爱做的事吧。


#嘴炮组#

王月半x黄少天

嘴贱和话唠,毁灭世界只是时间问题。胖爷主质量黄少主数量√


#哑巴组#

张起灵x周泽楷x莫凡

在你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他们用眼神就商议好了一系列你不需要知道的事儿。


#老油条组#

王月半x魏琛

都是在社会摸爬滚打多年的家伙。


#流氓组#

杨好x包荣兴

“从兴欣网吧到吴山居的这条街被我们承包了。”


#反差萌组#

张起灵x黄少天

下斗的时光不再寂寞,你的生命由我保护。


#配角组#

王盟x许博远(蓝河)

都不是主角却都有着重要作用。


#女王组#

阿宁x楚云秀

让那些男人们跪舔吧!


#心脏组#

吴三省/吴邪x四大心脏

你的生命掌握在我手中。


#伪娘组#

解雨臣x张佳乐x吴羽策

不解释太多,只用拳头证明自己是真爷们。


……


欢迎补充√


【君蓝/修远】无题

取名无能星人求拯救(>﹏<)

cp:君莫笑x蓝桥春雪/叶修x许博远
以防搞混淆叶蓝用修远代替
主君蓝隐叶蓝

前后写作时间跨度挺大的,忘了开始写的时候怎么想的了,所以后文发展较快……

流水账
无文力短小不精悍

——————
出乎蓝桥春雪的意料,脱离了叶修控制的君莫笑本体其实是个很正直很老实的人,而且很温柔,一点也不像他那个号称荣耀第一脸T的操作者。

在没遇到君莫笑的时候,他总是听自己的主人或者说操作者抱怨:该死的君莫笑又来了。于是在这种情况下,他下意识的给君莫笑打上了很多负面的标签,并坚定不移的认为君莫笑和他的操作者一样,是个心脏不要脸没下限的人。后来他才相信眼见为实耳听为虚从来都不是瞎说。

第一次跟君莫笑独处是在一个夏日午后,他的操作者在参与了一场混乱的抢BOSS大战后就下线了,他也难得拥有了属于自己的时间。

蓝衣剑客独坐在城墙上,看着城墙下人头攒动,下意识的伸手想拿自己的武器,才想起来在刚刚的混战中自己的武器被人爆了。脑海里回想起操作者那气急败坏的声音,武器被爆掉的不爽似乎也淡了几分。

微风拂过,剑客的长发随风飘起,蓝桥把手垫到脑后,顺势倒了下去,倒下去的一瞬间似乎看到什么从自己的视野中一晃而过,定睛看去,却看到那红红绿绿的散人身影。

“我操!”蓝桥低声骂着,哀叹怎么命运如此不公,混战时他的武器被君莫笑爆掉,难得的清静时光却又遇到这祸害。

“蓝……蓝桥,”君莫笑站在离蓝桥春雪不远的地方,无机质脸看不出表情,但蓝桥总觉得君莫笑好像有点窘迫。

“蓝桥对不起!把你的武器爆掉了。”君莫笑定定的看着蓝桥,蓝桥也看着君莫笑,想着君莫笑是不是数据出问题了,没下限如君莫笑,居然也会道歉!?蓝桥想大概是自己的数据出问题了,他觉得他的世界观受到了冲击。
还没等蓝桥回答,君莫笑就消失了。

这个小小的插曲并没影响到蓝桥的生活。之后几天,蓝桥都没再见过君莫笑。



再见到的时候是在副本门口,蓝桥听见自己的操作者在跟君莫笑——应该说是叶修——对话,
“哟,小蓝啊,好久不见。”
“去你妹的好久不见!”
“啧,火气这么大,哥难得上一次网游你就这么对我?”
“混蛋把我武器还我!”
“那种混乱的场面爆把武器能算什么啊。”
之后再无答话,因为蓝桥的操作者许博远带着团队直接进副本了。

那天许博远下线之后,蓝桥又见到了君莫笑,不过很明显君莫笑是被叶修操作着的。蓝桥看到君莫笑在经过他时嘴唇无声的动了动,他说的是:“对不起。”

又一次听到君莫笑向他道歉,蓝桥才发现他对君莫笑的认知还是太少,君莫笑,似乎不像他的操作者那么的讨厌。

有了这想法后,蓝桥再见到脱离了叶修的君莫笑后态度也软化了很多。而且蓝桥还发现他和君莫笑共同的爱好还挺多,两人的关系也越来越好。

但凡是操作者没在的时候,蓝桥都会跟君莫笑呆在一起,就算不说话只是静静的坐着,蓝桥也会觉得很开心。他知道自己有点奇怪,好像对君莫笑多了点本不该有的心思。这真的奇怪,明明只是一堆电子数据,却有了自己的情感。

蓝桥觉得他大概是喜欢上君莫笑了,可他不敢告诉君莫笑,也没人可以诉说——都是一堆数据谁会懂得这些。

不敢告诉君莫笑自己心意的蓝桥在看到君莫笑时总会下意识的想要逃走,他觉得自己简直就是有病。



君莫笑也发现了蓝桥有点不太对劲,他去找蓝桥的时候,蓝桥总会找各种借口离开,君莫笑想了想,自己好像没做错什么吧?——强大如君莫笑情商却低的令人发指。

搞不懂蓝桥在想什么的君莫笑跑去找了自己小弟无敌最俊朗,听君莫笑说完后,无敌最俊朗先是鄙夷的看了眼君莫笑,才慢悠悠的开口:“你个傻蛋,那蓝桥喜欢你这么明显的事你都看不出来?”

“喜欢我?!”君莫笑一脸的不相信。

“啧,不信你自己去问。”无敌最俊朗丢下一句话就走了。

君莫笑呆呆的看着无敌最俊朗离去的背影,半天都没反应,直到叶修上线才消失在原地。



在被叶修操作着去抢野图时,君莫笑看到了蓝桥,有那么一瞬间他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不过想到无敌最俊朗说的,他又觉得好像有那么点……高兴?

君莫笑觉得自己大概也是喜欢蓝桥的吧?

他又想到了曾经听到叶修对许博远说过的话:“喜欢的东西就要努力去争取,既然你喜欢他就告诉他呗,说不定他也喜欢你呢?”

后来……好像许博远就对叶修告白了来着?然后他们在一起了。

想到这君莫笑无声的笑了起来,既然操作者都在一起了,那他和蓝桥怎么能不在一起呢。

那么就,告白吧!


又是在城墙上,蓝衣的剑客独自坐在城墙边,一手抚弄着自己的头发。他听到身后传来脚步声,很熟悉,他知道那是君莫笑。

“你来了。”

昂头看向站在自己身后的人,蓝桥轻声说着。

没人回答,君莫笑只是低下了头,在蓝桥唇边轻轻印上个吻。

蓝桥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到耳边传来君莫笑的声音:“蓝桥,我喜欢你。”

“我……”蓝桥站起身后转身一把抱住君莫笑,“我也喜欢你,阿笑。”



再后来,他们在抢野图的战场相遇了,打的难解难分。

END

【点文/瓶邪】暖冬

 @快来买我的安利呀诶嘿(*/ω\*) 

说是瓶邪,可没啥cp感,更倾向于铁三角友情向
取名无能没得救
时间线这种东西就别理它了
短小流水账没文力ooc
——————

虽然已经在杭州呆过很长时间了,可胖子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北方人,还是受不了南方的没暖气的冬天。

快要过年了,孤家寡人的胖子也从北京赶到了杭州,准备和好友一起过一个新年。
到了吴邪的店铺时却发现了一个在他的意识中不应该出现的人——张家小哥。吴邪没在店里,只有那张小哥一个人坐在椅子上拿着本古籍静静看着,听到门口风铃声响,也只是抬头看了一眼,见是熟人便又低头继续看手中的书籍。
吴邪没在,饶是巧舌如胖子一个人跟这张小哥呆在一起那也没话说。就在胖子坐的不耐烦准备去找吴邪看看他是死在哪儿的时候,吴邪才抱着一堆东西从门外进来。
“哟,来了?”吴邪看到门内一脸便秘表情的胖子没太惊讶,打了个招呼就抱着东西进里屋去了。
“哎哟我操小天真你这不厚道啊!胖爷我难得来你这儿一次你就这样对我?”看吴邪只是随意的打了个招呼就走,胖子立即就不爽了。
听到胖子骂声的张起灵抬头看了他一眼,略微皱了皱眉,然后安静了。
吴邪从里屋出来时就觉得气氛很诡异,有胖子在的地方居然会这么安静?太不正常了。
看到吴邪胖子立马一脸得救了的表情看着他,放下手里的东西就奔向吴邪:“吴邪你可出来了快走走走胖爷我下飞机到现在都还没吃东西,小哥快咱上楼外楼搓一顿去。”
“啧……”被胖子抓住的吴邪轻啧一声,看了看时间也的确该吃晚饭了,也就叫上张起灵一行三人向楼外楼走去。

饭局已至尾声,桌上一片狼藉。
“我说……嗝……都快过年了啊……”吃饱喝足后胖子一手轻拍着自己的肚子,一手拿着牙签剔牙,对身边的吴邪说着。
“嗯。”吴邪端着杯茶正准备喝,听到胖子说话便放下了茶杯,视线望向窗外,“过年了,也可以歇歇了。”视线从窗外收回,在屋里转了一圈,最终停在望着茶杯发呆的张起灵身上,“小哥?”看到人望过来后才接着说:“你有什么打算?”
“留在杭州。”感受到吴邪的目光,张起灵思考了一会才说出自己的决定。
“小哥你要留在杭州?”吴邪还没说话胖子就已经叫了出来,只见他沉思了一会就转头对着吴邪说:“啧,既然小哥都留在杭州,那胖爷我也委屈一下留在杭州陪小天真你一起过年吧。”
“滚,谁他妈稀罕。”听着胖子那为难的语气,吴邪只是笑骂了一句。
一旁的张起灵看着二人在那闹,嘴里也有了点弧度,只是没人看到罢了。

“吃完了没,吃完走了。”闹够了笑够了,吴邪招呼了一声,把账结了后,三人又顺着来路回去了。
“哟,今儿个天气还不错。”听到胖子的话,吴邪也抬头看向了天空,今天白天杭州难得的出了太阳,这会空中居然有些微星光。
“咱去西湖走走?”吴邪望着天空向另两人提出建议。
“嗯。”张起灵只是轻轻点了点头。
“走走走胖爷一直想看看那什么断桥残雪到底啥样。”胖子一边说着一边第一个带头往西湖方向走去。
“又没下雪哪来的断桥残雪给你看。”吴邪鄙视了一番胖子,也慢悠悠跟在他们身后。

三人前行的身影被空中稀疏的星光以及暖黄的路灯光拖长,渐渐交融在一起。
冬日的寒冷在他们笑闹中似乎也被融化了,暖暖的。

荣耀

2012.12.03,名为荣耀的网游正式开服。
当时还天真烂漫的少年因为得到了梦寐以求的帐号卡而欢欣鼓舞,他们或在家或在网吧,不约而同的都拿出帐号卡,准备登录。
自此神枪手秋木苏跟战斗法师一叶之秋在荣耀大陆携手共进,拳法家大漠孤烟一往无前不曾言弃,术士索克萨尔猥琐前行阴人无数,……
十年征途,十年荣耀,历经风雨,他们却一直都在。

愿以荣光加冕,你的荣耀不败。

【点文/叶蓝】最近媳妇叛逆期

 @绛ovO 


还债进行时弧了这么久我也是挺不好意思的←咳

没文力短小不精悍全篇纯对话不满意别打脸[走开

逻辑是什么只有包子知道[什么鬼

别问我这篇东西是什么我也不造[哥屋恩

——————

*

叶修发现最近蓝河有点特殊的癖好,和他说话三句不离滚滚滚。他本想去问问蓝河这是受什么刺激了,可才开了个头,就被打断了——

叶修:蓝啊……

蓝河:我操叶修你滚滚滚!!!

叶修:……我还什么都没说呢?

蓝河:看你那样就知道没什么好话快滚滚滚!

于是叶修无奈的滚了。

能让叶神无奈小蓝同志也是好样的。


*

[最近媳妇叛逆期怎么办!急!在线等!(hot)]

某不知名其实很有名气的论坛情感专区最近冒起了个热贴,楼主以极具个人特色的语言描述了他处于叛逆期的媳妇是多么的让人无奈,但是那嘲讽的语气就是通过网络都让围观的众网友想要穿过网线跟他媳妇一起抽他。

于是这个网友说的好

#37

我他妈要有这么个恋人就是更年期也得被气成叛逆期简直不能忍!


*

叶修听从了苏沐橙的建议,在网上发了个求助贴,结果除了收到众网友群怒外再无收获。

他一直在想蓝河这到底是受了什么刺激,莫非其实他家小蓝是有双重人格?人前蓝河温柔脾气好人缘好男友力max,人后却脾气暴躁耐心负值,——但叶修大大好像还没发现所谓的人后只是针对他一个人而已。


*

叶修:蓝啊,哥问你个问题呗。

蓝河:什么问题?

叶修:你……有双重人格?

蓝河:……

蓝河:叶修你给我滚滚滚滚滚!!!!!

想不通的叶神最后却是跑去问了当事人,最终收获的是来自蓝河大大的咆哮滚x5。

叶神,No zuo no die why you try?


*

叶修因为这个问题纠结了很久,又在各出名不出名的论坛发了很多求助贴。黄天不负有心人,最终叶修还是得到了伟大的网友们的帮助。


*

[在他即将开口的时候,直接吻上去,用你的唇堵住对方的话。如果能直接推到的话就更棒了哦呵呵呵呵呵呵]


叶修一个个的试了网友们出的点子,发现只有这一个最有用,虽然结束后他收到了来自自家小蓝的咆哮max,但叶修大大表示,过程还是相当不错的。


*

媳妇叛逆期什么的,其实有时候还是挺棒的?


END

荣耀村 <四> (伪全员/多cp)

孙楼上线x
这章依旧主叶蓝x
lo被月考虐残智商逻辑均已下线]hehe
不想写文 短小君出没x
——————
“乐乐饿吗?”林敬言一边走一边问张佳乐。
听到问话的张佳乐脸瞬间就黑了,昨天被折腾到大半夜,天快亮才入睡,起床后就来找林敬言了,所以他其实从昨天开始就一点东西没吃。想到这张佳乐狠狠的瞪了一眼身边笑的温柔的人,妈的笑这么纯良脱了衣服不还是个禽兽。
林敬言像是没看到张佳乐的脸色一样,继续自顾自的说:“咱去小楼那吃?听说他又研发出新菜了。”
张佳乐没坑声,虽然他现在心情不太美,但也的确饿了,而且这荣耀村唯一的饭馆味道还是相当不错的,虽然饭馆名字奇怪了点——义斩。
林敬言和张佳乐到达饭馆的时候,已经过了午间吃饭高峰,饭馆里没多少人。
饭馆老板楼冠宁一人搬着台笔记本窝在角落里打游戏,连有人走近都没发现。
“嘿!又和大孙pk呢!”
张佳乐走近后看到电脑屏幕上是荣耀的竞技场,正在pk的是两个狂剑士,此时都已是残血。被张佳乐拍了一下,楼冠宁手一抖,本就残血的狂剑士瞬间倒在了对方的大剑之下。
“哎哟我操!”看到自己的角色倒下楼冠宁立马从椅子上跳了起来,一脸哀怨的盯着害他输了的张佳乐。天知道他和孙哲平这场pk是带着赌注的啊!他输了的话很可能未来三天都只能在床上过了啊!!!
不知道内幕的张佳乐抖了抖肩,转身向已经坐好的林敬言走去,他真的快饿死了。
看着张佳乐潇洒转身的背影楼冠宁气的肺都要炸了特别是在低头看到电脑屏幕上孙哲平打的字的时候。
【私聊】再睡一夏:愿赌服输,小楼。

叶修吃完午饭后拎着许博远落下的包就向荣耀小学走去——他已经打听过了许博远就是这村子新来的支教。
说起来这荣耀小学居然会需要支教还真是奇迹,明明师资完全可以完爆城里的很多小学。不过这好像不是他需要担心的问题,叶修拿出根烟叼在嘴里,摇头晃脑的走在去往荣耀小学的路上。

到了分配给自己的寝室的许博远拿出手机看时间却发现居然有无线网络,于是想着反正现在也闲的要死不如打打荣耀,况且他现在急需上竞技场抒发自己内心的郁闷。
等笔记本连好无线荣耀图标已经打开准备刷卡登录时,许博远才发现自己那个装着钱包帐号卡的随身小包不见了。
Shit!
低声骂了一句就开始翻找自己的行李,翻了半天没翻到才无奈的接受了好像落在那个小卖部了的事实。
刚刚出门准备去小卖部问问的时候却迎面撞上了一个人。
“哎哟!”
“啊!”
许博远捂着自个脑门看向被他撞到的人,愣了三秒后他就石化了,妈蛋怎么又遇见这个祸害了。
“哟!好巧啊,小蓝?”叶修也看向了面前的人,却发现正是他要找的人。
“小你……诶?你怎么知道的!!!”听到有人叫自己小蓝,许博远下意识的就想反驳,随即又想到自己并没有向这个人自我介绍过。
叶修似笑非笑的看了许博远一眼,才举起手中的包晃了晃。
“我操!你偷看我东西!”看到自己的包在叶修手中,而且看叶修那样子明显是已经看过了的,许博远当时就炸了。
“呵。”叶修轻笑了一声,“怎么,不自我介绍一下吗蓝大大?许博远?”
妈蛋你都看过了还自我介绍个毛?许博远没理叶修。
“好吧,自我介绍就免了,那……”叶修凑近了许博远,低头在他耳边呵了一口气,满意的看着许博远耳朵都红透了才继续说,“有件事你好像还没给我答复?”
……果然!许博远在心里哀嚎了一声,在看到叶修的时候就应该果断的离开的,还继续留在这简直就是作死啊!许博远觉得自己可以写本书了,书名就叫《论作死的一百种方法》。
结果没等到许博远答复,叶修就悠悠的丢了一句话过来:“没事你慢慢想哥不急,反正现在你也跑不了了。”随着话音而来的是许博远那个随身小包。
现在跑还来得及吗???
来不及了……许博远打开自己的包结果没发现身份证时得出了答案。
他怎么就这么倒霉?玩个游戏而已居然惹上了这么个妖孽,现在还直接闯进他的生活里来了。
这个世界不能好了。
许博远回到寝室把自己藏进了被子里。

【叶蓝】思远

今天上课时突然想起的脑洞,不过肯定会有雷同的,所以请自由的……
这大概能算是……HE?
完全不知道自己写了些什么系列
OOC x3
文力为零,短小不精悍
欢迎捉虫

——————

“小远!”

呼唤名字的声音很耳熟,带着少有的急促,许博远下意识的转过了头,愣了下才想起来会这样叫自己的人早就不在了。

把头转了回去,余光却瞄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好像和几年前没什么区别,恍惚间好像回到了几年前初见时的情景。

刚下飞机就一眼看到了窝在角落里的人,乱糟糟的头发不知多久没修理过,身上穿的衣服也皱巴巴的,站在角落里低着头玩弄自己的手指,嘴里还叼着一根棒棒糖。

不远处的人影慢慢跟记忆里的重合,不同的只是现在那人手里牵着一个五六岁大的男孩。

那人似乎也看到了他,牵着男孩的手就往他的方向走来。

“哟,居然在这遇见了。好久不见啊小蓝。”打招呼的口气就像遇见多年未见的老友,熟捻、亲切。

许博远站在原地一时没反应过来,小蓝,有多久没听到过这名字了?

“好久不见啊……叶神。”下意识的叫出叶神,却再一次愣在原地。

“呵呵。”

熟悉的笑声,却少了点嘲讽的味道。

“那啥,你现在没事吧?”叶修牵着男孩的手走到了许博远身边,看到他点头后就把男孩的手递给他,指了指身后的便利店说:“那麻烦你帮我照看一下小远,我去买点东西。”说着未等许博远回答就将男孩的手塞进他的手里,转身走进了便利店。

小远?许博远低头看了一眼身边的男孩,这才发现男孩长得很好看,圆圆的小脸有两个大大的眼睛,此时正无辜的看着他,有种很熟悉的感觉。

孩童特有的软糯嗓音响起:“叔叔,你是爸爸的朋友吗?”

朋友吗?大概是的……吧?

他点了点头,牵着孩子的手走到了一边的休息椅旁,拉着男孩坐下。

“你叫什么名字?”许博远边轻轻抚着男孩的头发边问。

“叶思远。”

许博远抚着男孩头发的动作顿了一下,随即又慢慢的抚弄着。他沉默了一会,才又问小孩:“你爸爸有没有告诉你,你名字的含义?”

小孩仰起头想了想,才慢慢的说:“爸爸说,思远,是思念一位远去的故人。”

“那你妈妈呢?”

“我……”小孩低下了头,半响才闷闷的回答道:“没有妈妈。我是爸爸领养的。”

许博远突然觉得有点难受。

十年前他和叶修认识,七年前他们在一起,在一起不过三年,他们就分开了。是许博远提的分手,分开后他就从蓝雨俱乐部辞职了,辞职后就再也没和叶修联系过,只是听说不久后叶修就宣布了退役。这一次,是他们分开四年后的首度重逢。

分开的理由许博远也忘了,只是在分开后他再也没有谈过恋爱,就算家里双亲催得再急,他也再没开始过新的恋情。他觉得自己也挺那啥的,既然都已经分开了,为什么还放不下。可感情的事谁又说的准,就算分开了也不能说明没有感情了。许博远从不否认,他还喜欢——或者应该说他还爱着叶修。

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许博远并没发现叶修已经回来了,直到小孩用手戳了戳他:“叔叔,我们走了哦。”

他突然回过神,这才看到叶修牵着小孩的手,嘴角挂着他熟悉的笑,他听到叶修说:“小远……”

“啊?”一大一小同时看向了叶修。

许博远首先低下了头,他觉得很尴尬。

“蓝河大大,”久违的称呼从叶修口中吐出,“你愿意跟我回家吗?”

他猛然抬起头,却看到叶修眼中有种失而复得的喜悦。

许博远发现,他心中一直觉得缺了一块东西的地方,因为叶修的一句话而填满了。

他轻轻的点了点头,就被揽进了一个熟悉的带着烟草味的怀抱,他听见怀抱的主人靠在他耳边说:“这次不会再让你离开了,许博远。”

许博远歪头看向了一旁的小孩,终于想通了那莫名的熟悉感从何而来,小孩的样子,和他小时候很像。

***

我叫叶思远,是在两岁那年被爸爸领养的。爸爸说我的名字是为了一个故人而起的,而现在,他找到了那位故人,我们一家三口的生活很幸福。

爸爸说,思远,思念许博远。

END

荣耀村 <三> (伪全员/多CP)


林乐上线
感情慢热
依旧流水账
——————

因为荣耀村的发展,所以位于荣耀村的荣耀小学是方圆百里唯一的学校,学生也比其他的各种希望小学要多得多。
许博远大学读的是师范大学,他从小就立志要当一个教书育人的人民教师,自从他在电视上看到各种报道说农村的环境多么恶劣孩子们上学多么困难每天去学校都要走好几公里的山路回家后还要帮忙做农活啥啥啥的,再一对比自己就觉得自己真是幸福啊每天都能吃饱穿暖没事还打打游戏旅旅游,比起那些连读书都困难的农村孩子小小年纪的许博远感觉心有点痛,他更加坚定了以后要当老师的想法,并且还要去农村当个乡村老师,尽自己所能让农村的孩子们能有个好出路。
得知许博远这一想法的他大舅冯宪君那时已经是荣耀村的村长了,他便从小就在许博远耳边灌输荣耀村很穷那里孩子根本就上不了学所以小远你长大以后一定要来咱荣耀村啊!
当时的少年天真烂漫,认为大人说的话都是对的,于是在许博远的认知里荣耀村就是个地处偏僻人烟稀少又穷又落后的典型的天朝改革开放前的农村,并且在他踏上开往荣耀村所在城市的火车在下了火车又转车转了不下五六次后,荣耀村在他的心里就更糟糕了——居然连直达车都没有荣耀村果然很穷。
可是在真正踩在荣耀村的地界上看到荣耀村那高大上的村头时,许博远心里只有草泥马走过,他只想对着家的方向大喊一声:Mom,word sing how learn.

在到达荣耀小学后,许博远才发现他果然图样图森破。城里的大多数小学都比不上这里吧,呵呵。是谁说荣耀村很穷的,你出来我保证打不死你,呵呵呵。
“哎呀你就是新来的许老师吧?”林敬言看着面前的年轻人,虽然面无表情但还是能感觉到他心中正有熊熊怒火在猛烈燃烧,想着这肯定又是个被他们村长拐骗来的可怜人。
正沉浸在和心中草泥马聊天的许博远听到有人说话才回过神来,抬头看去发现是个很斯文的男人,男人的眼神里似乎带着对他的怜悯。
“啊!你好,我是许博远,新来的支教。”猛然想起自己还没有自我介绍,许博远连忙对面前的人介绍自己。
“恩,你好,我是林敬言,荣耀小学新任校长。不过,”林敬言笑了笑,“其实我们小学师资充足,并不需要多余的老师。”
呵呵。
许博远心中草泥马又跑了一个来回。
“哦对了,我听村长说他侄子最近会来,应该是你吧?”林敬言问。
“是。”许博远说。
“那这样吧,既然是村长侄子那我也得照顾着,你就先在学校里呆着,等村长回来他应该会重新帮你安排的。”林敬言说。
许博远发现他心中的草泥马数量翻倍了。这是开后门吧是吧是吧!我只是想安静的当个乡村教师,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糟心事,呵呵呵。
“那我们先……”
“老林!!!”林敬言话还没说完就被另一道声音打断了,“老林我们去吃饭吧!咦?这位是?”
看到来人林敬言愣了下,随即笑着给许博远介绍:“张佳乐,恩……我的恋人。”说完没给许博远反应时间就指着他对张佳乐说:“许博远,咱小学新来的……支教,也是村长侄子。”
喂!中间那个停顿是怎么回事!!还有后面那句话不用说的,真的!等等,好像忘了什么……
“恋人!!??”许博远一脸震惊的看着面前的两人。
“没错。”林敬言依旧笑眯眯的。
“你看不起同性恋?”张佳乐眼微眯,感觉有点不爽。
“没有!”许博远立马接口。
“呵呵。”林敬言笑了笑,“哦,你知道咱荣耀村别名是什么吗?”
还没等许博远回答,张佳乐就说了:“基佬村。这村里大多都是同性情侣,所以,”张佳乐顿了顿,“如果你接受不了的话那还是尽早离开的好。唔,再给你个忠告,如果继续在这呆下去的话,就离叶修那祸害远点,叶修你知道吧就村口小卖部看店那个,要是不幸招惹上了他的话……主与你同在。”张佳乐说着把手在额头胸口各点了一下,做了个祷告的手势。
“噗……”林敬言没忍住笑了出来,又连忙憋主,然后拉过张佳乐的手就走了,走到一半又转头对呆在原地的许博远说:“咳,那啥小许啊我们先去吃饭了,你自己在学校里逛逛熟悉熟悉环境啊!”
原本呆在原地的许博远听到“吃饭”二字眼睛唰的一下亮了起来,他想叫住离开那两人和他们一块去吃饭,又想到这样的话他岂不是成了电灯泡,要知道打扰人谈恋爱会被雷劈的。于是可怜的许老师只是拖着沉重的脚步慢慢挪进了荣耀小学。

基佬村,呵呵呵呵呵,又穷又落后的农村,呵呵呵呵呵,支教,呵呵呵,君莫笑,呵呵呵呵呵,……
直到此时才清楚意识到自己上了贼船的许博远,在心中草泥马的狂奔中、自己的呵呵声中无奈的接受了现实。
算了,走一步算一步吧。

【双十一】集火大神!

双十一贺文
一句话带过多cp
lo主专注冷cp三十年(#-.-)

祝大家双十一快乐~


人物属于蝴蝶蓝,OOC属于自己。
——————
光棍节啊……蓝河默默的想着,打开了电脑,刷卡登录荣耀。

“团长团长团长!我们要组个fff小分队,你一定会来当我们队长的对不对对不对!!”

街景都还没显示完全,耳边就传来了少年独有的清亮嗓音。蓝桥春雪转过视角,不出意料的卢瀚文的流云就在自己身后,身边还跟着一群人,女孩子们都在低声讨论着,大多是些”小卢好可爱啊”“啊啊真希望有个像小卢一样的儿子啊”“诶蓝团上了嗷”“蓝团我要给你生小卢~”“……”

等等,生小卢是什么情况?说好的生猴子呢?蓝团你重点跑了。

“所以说团长你到底要不要来我们大F团!”卢瀚文一边嘴上说着一边还刷着文字泡,还给了蓝桥春雪一个组队申请。

蓝河顺手就点了同意,然后就看到系统消息说他已成为团长。

“这是?”蓝河问。

“组团烧情侣!”卢瀚文说。

蓝河无语了,这还真是F团风格。想着也没事可做,蓝河也就答应了,就算是陪这个童心未泯的小孩玩玩吧。

“好,F团,出发!”

随着蓝河一声令下,百人团就浩浩荡荡的出发了。百人团所过之处,寸草哦不是尸横遍野,而且死的都还是情侣档。

不过卢瀚文敢开着大号来网游杀人也不是没有理由的,因为,这,又是荣耀网游制作组的恶趣味。近些年来双十一越来越受重视,荣耀网游制作小组也顺势搞了个活动,此次活动内容那也是相当的有尿性。这次活动不再是猎杀小怪或是系统NPC,而是玩家。但是在活动时间里被杀的玩家并不会扣经验和爆装备,而猎杀成功的玩家则会得到积分,活动介绍后凭积分换取奖励。当然只有杀情侣档才会得到积分,而情侣的判定则是男女玩家角色组队即为情侣,同样的也只有男女角色组队才能得到积分。不过为了防止玩家相互刷积分,同一对情侣只有第一次击杀才能得到积分。若被击杀者最后是死于火系技能,那击杀者积分翻倍。

蓝河他们这一大队人,很明显不是冲着积分去的,一眼望去妹子占大多数,他们的目的就跟他们的团队名FFF一样,只以击杀情侣为目的。而且杀人手法之凶残,简直让人不敢直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杀人不偿命的感觉太爽了!”在连续击杀了几十队玩家后,卢瀚文发出了以上观点。

“……”

蓝河本想说他也是,但一想到卢瀚文只是一个未成年的小孩,居然会有这种想法,细思极恐啊!小卢究竟是被什么妖怪附身了,酷爱把积极乐观好青年还回来啊!

还没等蓝河哀叹完,就接到了会长春易老的消息,说野图boss刷新了,让他赶紧带人上一线。

“小卢啊,你玩够了吧?我这还有事就先走了啊。”蓝河招呼了声卢瀚文。

“诶团长你是要去抢boss吗?我和你一块去吧!”卢瀚文说。

“呃……小卢你今天不训练吗?”蓝河问。

“嗯!队长说今天休息不训练,而且其实队长他们也有来网游里玩哦!”卢瀚文说。

“那好吧,我们一块去吧。”蓝河说。


当蓝河带领着精英团到达boss刷新点时,现场的情侣完全刷新了他的三观。

在各公会包围圈的前方,自家的剑圣和霸图的弹药专家腻在一起;自家的战队队长正和轮回的副队聊的开心;而轮回自家的队长却和自家的战斗法师挨在一块;微草的队长在和兴欣的阵鬼说着什么;霸图的副队站在队伍后方;仔细一看身边好像还站着兴欣的牧师;……而boss,还一个人寂寞的在几大公会的包围圈里晃悠。

尼玛说好的抢boss呢!这暧昧的氛围是怎么回事!还有这满场的粉红泡泡究竟从哪儿来的!!!正抢boss呢大神们严肃点好吗!!!!!

蓝河发誓他绝逼听到了自家公会里女孩子们讨论的声音:啊喻队和黄少居然不是一对吗?诶不过黄少和张佳乐站一块也好萌的样子!没错!怎么办我突然好想站黄乐这个cp。我也是。你们居然无视了喻队和轮回江副吗!!我一直都超萌周江的,可是现在……嘤嘤嘤。其实想一想周翔这个cp也蛮萌的……

这些都是什么鬼……听完了全程的蓝河先生表示,他看到了向他打开的新世界的大门。

“杀!!!!”正沉浸在新世界中的蓝河被耳边突然响起的声音吓了一跳,视角偏转就看到卢瀚文的流云独身一人就冲向了大神们聚集的地方。

看到这个情形蓝河也急了,吼了一声“F团的跟我上”便也操作着角色跟在了卢瀚文的流云身后,其他听到他叫声的蓝溪阁成员,自认为是F团团员的也都跟在了后面。

看到蓝溪阁的动了,其他公会也不可能无动于衷,于是一瞬间所有公会都开始行动了。

混战,一触即发。

在混战中杀红了眼的蓝河也难得热血了一把,反正现在是在活动中,被杀也不会掉经验爆装备,于是他就专挑着平时只能在比赛里看到的神级角色杀,死了被牧师复活以后就接着继续。

“哎哟我操黄少天管管你们蓝溪阁的!”

“张佳乐你大爷技能全往我身上招呼你几个意思啊!!!一会来真人单挑啊来啊来啊!!”

“来就来啊!!洗干净了给我床上等着!”

“who怕who!!要不把你操哭我还就不信了!!!!!”

一片绚烂着,人们听见黄少天在和张佳乐互相吐槽,但是后来怎么感觉不太对呢?围观群众们纷纷表示后来的话实在少儿不宜完全听不下去而且让单身狗情何以堪,于是黄少天张佳乐双双葬身在群众的妒火之中。


“队长!身后!!!”看见汹涌而来的F团成员奔向他的方向,孙翔又正和面前的人战在一块,于是便下意识的叫了出来。

没人答话,回应孙翔的是一连串的枪响声。孙翔想,果然他的队长,是最坚实的后盾。

不过这阻止不了F团成员们前进的步伐,最终周翔二人也跟上了黄乐的脚步。

其他职业选手,差不多也是这个结局。即使技术再好,也抵不过F团人多势众,最终一个个都殉不对都被群众击杀了。

在没人注意的角落,一个忍者一个气功师正猥琐的躲着,气功师还叹了口气,“走吧,今天是不用指望爆东西了。”忍者没答话,只是安静的跟着气功师走远了。

而战场上,正在战的激烈时,另有一只小分队偷偷摸摸的到了,在没人注意到的时候,击杀了野图boss。

系统公告:恭喜兴欣公会玩家击杀野图boss。
(……我就是不会起名字哼唧)

我操!!!瞄到了系统公告的蓝河心里直骂娘,一转视角,果不其然在一堆兴欣玩家里看到了那花花绿绿的看了就恶心的散人君莫笑。他还没来得及跑路就发现自己的角色正不受控制的向君莫笑飞去,仔细一看,君莫笑的动作,气功师技能,捉云手。

惨了。蓝河已经放弃了操作。正准备点击复活好直接回城,却发现……

到了君莫笑手中的蓝桥春雪,并没被集火一波带走,而是被君莫笑拥在怀中,然后,亲吻!?

我操!?蓝河大脑当机了,过了一会才反应过来,亲吻,是荣耀里普通的人物动作。然后他听到叶修的声音:“小蓝,我好想你。”

还没等到蓝河回答,不远处就爆发出一声呐喊:

“集火那对当众秀恩爱的狗男男君莫笑和蓝桥春雪!!!!!!!”

然后,没有然后了。即使是叶修大神,也同样倒在了F团的火把之下。

END